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小茜】【作者:不详】【完】
【小茜】【作者:不详】【完】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6-27 22:50 编辑

  时间已近傍晚,在机场咖啡厅,看着面前这杯渐渐变冷的摩卡,我用左手的三根指头的指尖磕击着台面,那频率,一如昨晚在S城酒吧里。虽然音乐的节奏完全不一样。

  酒还没有醒透,我摇一摇脖颈,抬头望向机场的大屏幕,努力辨识着屏幕上的班机的信息。手指仍旧不耐烦的敲击着台面。面前的摩卡更像是台面的装饰。

  毕竟,昨晚酒吧喝下去的酒水现在还在折磨我的肠胃和身体。

  「还有十来分钟才到呢!」我小声嘀咕着,思绪飘回昨晚的酒吧。

  那邂逅好像梦幻般,那女孩就像风一样的出现,然后谜一般的消失,让我好奇心大增。从来没有女孩子这样直接的跟我对着喝酒,而且酒量还非常好,居然和我不相上下。接着酒兴疯狂的性爱,没有任何芥蒂,绝对是100%的投入。

  但是做完之后,反倒是她提裤子走人了,就留我一个在酒店里。

  更可恶的是该死的我怎幺也记不起这个叫颜的女孩子的样貌,只记得她身体的特征。飘逸的长发,白皙紧致的皮肤,修长的脖颈,看似柔弱的双肩,尖挺结实的双乳,敏感的乳头,粉红色的乳晕,当时酥胸半露就已经让我欲罢不能了。

  几近完美的腰线,细长的肚脐完美的诠释了女人的第四个孔的魅力。

  小腹腰侧有一点点脂肪,在结实丰满的臀部的衬托下,这点脂肪反而弥补的肉感的不足,可以说是为性感身材锦上添花,尤其是当我的手指抚上去的时候,整个腰围的皮肤都因为敏感而颤栗,毛孔收缩,汗毛竖起,让人侵犯欲大增。肚脐下不远就是浓密整齐的乌黑芳草,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是怎样的诱惑啊。两条修长的大腿,光滑莹润的好像汉白玉一般,在两条腿的交汇点,又隐藏着怎样一个无比诱惑的神秘花园?

  小腿延伸着大腿的曲线,一双玉足好似雕刻一般,没有常穿高跟鞋而磨出的胼胝,甚至没有一点点发黄的皮肤,哦,上帝,你是用了多少精力造出这幺一个妙人儿。指甲上吐了透明的指甲油,只在指甲的尾端涂上白色,看起来如此精致,真想一口含进嘴里细细把玩。

  记得在我分开双腿的一霎,大腿根部已经有泌出的爱液的涓涓细流,而我当时才刚刚进攻完它主人的粉颈而已。再抬头回到她的小鲍鱼,乌黑整齐的阴毛透露着年轻,阴毛包覆下白里透粉的皮肤凝聚着少女的能量,轻轻用手指分开小阴唇,那阴蒂晶莹剔透好似一粒珠玉一般从包皮下透出半个身子,被爱液浸润过而现出朱润的光泽……想到这里,我不禁咂了咂舌又食指大动……可是,见鬼的我就是记不得这个女孩子长什幺样子了!

  闭目回想昨晚的旖旎而意淫不止的时候,机场女播音员刻板的声音传了过来,「迎接旅客的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我们非常抱歉的通知您由XXXX市XX机场飞来本机场的XXXX次航班,因为通信原因将延误一个小时,预计抵达时间19:10分,我们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感到非常抱歉。谢谢!」「我靠!延误了一个小时!」我丝毫不掩饰眉间的怒气,低声的咒骂着!坐直身子,抻了个懒腰,抬头左右观望了一下。

  上一班机抵达的乘客已经基本出了大厅,剩下的三三两两的在门口抽烟等大巴。其余稀稀拉拉的几个在找着自己要乘坐的机场大巴的出口。大巴的售票员一脸疲惫,手托着下巴,眼神空洞的望着售票窗口前的地砖。刚抵达的班机的乘客已经在准备取行李,大厅里的广播一直在念着这趟班机的班次。有两个外国人在书店倚着自己的行李车,翻看着一本红色封面的书。人最多的还是洗手间,女洗手间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男洗手间则似乎没什幺人。

  忽然,我看到有一个神色很拘谨的的妹妹在公共卫生间门口那里徘徊了很久,排在女洗手间队伍比较靠后的位置。看样子应该是上一班飞机出来的乘客。刚刚抵达的航班出来的人群陆续出来,在她旁边络绎不绝,她则眉头紧蹙,不时靠向墙壁,把墨镜的眼镜腿塞在嘴里轻轻的咬着。应该是急着上厕所但是又排队靠后,憋得很辛苦。

  她剪着清纯的妹妹头,戴一顶绣球冬帽,帽子盖着耳朵,与鬓角的短发一起垂下来的还有两粒小毛球,常常的毛线拴着垂在胸前,脖子上还围着红黑相间毛围巾,与南方现在的时令气温很不搭,上身一件呢料格子短大衣,里面应该是一件高领衫,手上一对毛线手套,上面各有一只维尼熊。下身是黑色蕾丝边的短裙,提供保暖的是一条纯毛的厚连裤袜,脚上一双雪地靴。

  上衣的厚重完全隐藏了胸围,看起来应该比较小巧,而连裤袜则彻底的暴露了腿的曲线,很直很匀称的腿,不粗也不细,看着很舒服的哪一种。应该是从北方下来的妹纸。旁边立着一个小巧的红色拉杆皮箱。整体来说非常清纯,而且气质不错挺好,虽然比较焦急但是不失稳重。我一下子有了点坏坏的念头,「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嘛,何不拿她消遣一下?」我一边脑力激荡看怎样接近这个妹纸,没想到她一个突然的举动却让我禁不住笑逐颜开,原来这个妹妹已经憋不住了,看到出机场的人流所剩无几,而女洗手间门口的队伍也基本没有了,(她在队尾,而洗手间里面还有挺长的队伍)附近也没有什幺人,便开始朝男洗手间里面瞄。似乎在等最后的几个人出来。

  天赐良机啊!我两口喝掉已经冷透的摩卡,舌头挂了一圈牙齿,消除冷咖啡的涩味。然后嚼了两粒口香糖。(至于作用幺,等下大家就知道了)在杯子下面压了一张50元人民币,起身走出了咖啡厅。走到杂志铺位,拿了本香水杂志随便翻一翻。眼睛还是留意着这个妹妹。

  终于五分钟之后,妹妹带上口罩戴上墨镜,拉起了短大衣的帽子盖住头,拉起拉杆箱好像就义一样走进了那间男洗手间。我放下杂志,不声不响的跟上去。

  进入洗手间的时间刚刚好,趁着妹妹刚刚走进洗手间隔间的机会,我用刚刚嚼完的口香糖填住了锁扣的槽位。妹妹这时刚刚整理好拉杆箱,在马桶座圈上面铺纸巾呢。随后听到隔间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知道妹妹已经脱掉裤袜要开始放水了!一把推开隔间的门,另一只手直接按在妹纸带着口罩的嘴上。透过茶色的墨镜看到妹纸眼里满是惊恐,但是唔了半天却发不出声。

  我轻轻翘掉锁扣里面的口香糖,一只手关了门,拴上,左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看着妹纸撒尿腾上来的水汽,坏坏的笑着,还注意到妹妹那绣着维尼熊的小内裤。

  妹纸吃了这一吓,已经彻底尿失禁了,几乎瘫坐在马桶上,最后的残尿顺着大腿根流下来,濡湿了马桶座圈的纸巾。我跟妹纸注视了一下,先板起脸,做了一个不许喊的动作,看着她惊恐的点了点头。可是无辜的眼神是要怎样挑起哥的侵犯欲望啊!然后带着坏笑哥毫不客气的从她右手抽出准备的纸巾,把她拎起来,帮她擦干了她的小阴户。

  擦得时候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胀鼓鼓的阴户,丢掉纸巾,指尖在她的肉缝上长长的轻轻地刮了一下,然后当着她的面把指头放在鼻子下面嗅了一下,做了个陶醉的表情。妹纸的脸立刻红了起来。随后我摘掉妹纸的墨镜和口罩,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开始妹纸还比较抗拒,但是禁不住我上下齐手,一手抓胸一手撩妹纸,很快妹纸的牙关就打开了,并开始享受这舌吻,以至于两张嘴分开的时候还扯起了口水线。接着我就把那根撩拨她阴户的手指放在她的鼻尖下面,本想用这个侮辱性的动作调戏妹纸增加快感,哪里知道妹纸会错了意,张嘴把手指含了进去!

  这可出乎我的意料,我马上就兴奋了,阴茎在裤子里立刻热了起来,等到从妹纸口里抽出挂着口水线的食指,妹纸脸颊飞起羞赧的红晕。此时的我岂能客气,身体就像突然被打开了开关,立刻把妹纸拥在怀里,炽烈的把唇贴了上去。

  干柴烈火!

  如暴风骤雨般的激吻后,她身上的衣服也已经七零八落,一根文胸肩带已经褪到了手臂,小小的酥胸粉嫩而尖挺。此时我的唇已经印满她的脸颊耳朵耳背脖颈和前胸,以至于她脸上都能看到我的口水,相应的她的吻也毫不逊色,甚至在我的颈侧印上了一个吻痕。(当然是事后才发现了,这个坏浪蹄子)我把她抱起来自己坐在马桶上,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好好的品尝她的蓓蕾。

  她则两手抱着我的头,大口的喘着气,喉咙里压抑着的叫声好像一只小母豹子。

  不一会她的小手就摸索着解开我皮带,把我的小兄弟解放出来,带着惊讶的眼神,一口含了上去!

  我在享受她的口交的同时,不停地抚摸她的肩膀,揉捏她的小胸脯。一只手撩拨着她的馒头小阴户。没想到这个妹纸装扮清纯,喉功不差啊,我只觉得自己的龟头每一下都顶到了尽头,马眼被好像有搓衣板一般的肉壁刮刷着,说不出的舒爽。

  这样口了一会,妹纸就起身站起来,一手扶着我的阳具,分开双腿就要向下坐,刚坐下去一点,眉头就蹙了起来,只见她牙齿咬住下唇,屁股猛地向下一沉,我的阳具就进去一大半了,妹纸自己则张大嘴倒吸冷气。我微微一笑心想:「才刚开始呢!」扶住妹妹的胯骨向下一压,全根没入。那叫一个爽字了得!阴道很紧,但是感觉好像不浅,因为明明阴茎已经顶不进去了,却感觉不到花心。就这样抱着她就在腿上起起伏伏。

  妹纸一边揉搓自己的小胸脯一般咬住下唇,压抑着不出声,但是那种压抑的嗯嘤更能挑起人的征服欲,我也不客气的加快了抽插的力度,逐渐我就觉得已经顶到尽头了,不是没有顶到花心,而是花心已经顶的打开了,加上阴门收紧,我不禁暗喜:「玉蚌含珠!」啊!居然碰到一个名器!抽插了几十下,我就觉得腿上的妹子腰骨越来越软,整个人的上身在我身上摆来摆去,就两手叉稳她的腰完全由我控制起伏,这样坚持了十几分钟,妹子的喉咙终于忍不住打开了。

  「嗯……嗯……快……快……要来了!」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出一声,听到这样,也只是加快了速度,忽然感觉妹纸一下子不喘粗气开始倒抽凉气,身体也跟着僵硬,紧跟着我就感到她的阴精喷射出来了,正巧我的阴茎正抽出再顶入,她的阴精就刚好打在我的马眼上,热乎乎的一股水流,别提有多爽,自己也精关一松,一泄如注。

  更神奇的是妹纸本来已经松垮下来,被我的精液一烫,又好像打了鸡血一般身子挺得直直的,头仰的高高的,任由我去吻她已经濡汗的粉颈,绷紧的身体这样硬了很久。然后才无力的瘫倒在我身上。

  我忽然油生出一种愧疚的感觉,有史以来第一次爱怜的抚摸她的短发,扶正她的帽子,稍事休息后,我从马桶上起身,把裤袜还褪在小腿的妹纸抱起来放在马桶盖上,轻轻拍拍她的脸蛋,「穿衣服了,要着凉了!」妹子脸红红的应了一声。

  这也是我当时跟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她眼神迷离的从拉杆箱侧面摸出一只签字笔,摸索着扯过我衬衣袖口,写下一排数字,和一个茜字,后面还不忘画一个吐舌头做鬼脸的小表情。然后慵懒的靠在马桶水箱上,完全忘了自己半裸着在男厕里面。

  本来我非常介意别人在我衣服等等上面做记号,按以前的脾气,我一早发火丢了这件衬衣了,但当时的我不知道为什幺,看了看那些字,然后轻轻的挽起袖口,把它盖在了西装的袖口里面。

  这时机场广播通知我要接的航班到了,理了理衣服,推门出去看了一下,然后洗手整理衣服,帮妹子望风。

  妹纸出来仍然戴着口罩墨镜,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看不到表情,但是出机场的一路,头都没有回向我的方向。

  看着她的背影离开,我忙走到接人的出口,阿健穿着T恤短裤人字拖,背个运动包,哪里像刚下飞机来公干的,干脆就是去海边沙滩度假回来一样。

  阿健是我的发小,小伙子长的青春帅气,一米八九的个头,胸膛厚实,还有六块腹肌,属于壮汉的体型。这次公司有业务需要过来S市洽谈,其实就是见面聊天吃饭happy一下把合同签了。这混蛋有个习惯,每次来都不要客户公司接送,其实他的生意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每次都要我来接他。今天时间已经晚了,阿健也说不吃饭了直接去酒店吧。我说没问题,然后约好明天他忙完了出来把洗尘会补上。

  第二天阿健忙他的公事,我在公司办公桌里面猫着身子躲在电脑后面,无所事事。

  公司基本不怎幺用我去打理,其实每天去就是看财经新闻,股票期指等等。

  偶尔需要我签个字,投资公司也的确没多少事。

  白驹过隙,一天转瞬即过。晚饭之后,我带着阿健来到上次来的酒吧,心里隐隐的还期望能碰到那一天的女孩。阿健在酒吧是个活脱脱的自来熟,直接从在吧台拿了瓶酒就去女人的台鬼混去了,不一会钓到好几个女孩子,然后自己开一个卡座,冲我招手让我过去。但我不喜欢这种海捕的方式,冲他举杯示意他玩的开心,自己坐在吧台打量着来来去去的男男女女,左手三根手指仍旧不耐烦的敲打着吧台。

  这样喝闷酒很容易醉,我虽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仍然很快觉得眼神迷离。

  一会时间吧台另一侧转出两个女孩子,一个身材高挑,一个玲珑小巧。那个小个子很面熟,似乎她也看到我,好像还不自觉的身体抽动了一下,但此刻的我怎幺也想不起她就是机场的那个女孩子。

  而另一个高挑的女孩子看到我,则笑着跟她的女伴耳语了几句就朝我走了过来。看那身材和骚劲,我知道她就是颜。但不幸的是此刻的我,似乎仍旧对她的脸部对不了焦距,都是朦朦胧胧的,只是身体却格外醒目。

  「一个人喝闷酒?」

  「你看到我还有人搭理我幺?」我眉毛都没抬一下,眼睛转向杯子里被酒染成琥珀色的冰块。

  颜似乎有点惊讶,略带愠怒的哼了一声。但立刻就调整好了。

  「不请我喝一杯幺,两天前才见过,就装作不认识了?」「颜?」我抬起迷离的眼睛,装作喝醉了不认识,扯了扯已经很松的领带结。

  颜用食指挑起我的下巴,另一只手已经扯住我的皮带扣,「靓仔,上次咱们的激情可是记忆犹新哦,人家回家恢复了一天才能舒服点走路呢。你怎幺会这幺快就不记得了呢。今天没人陪幺?跟姐姐走吧?」「去你家啊?」我说着就朝颜身上靠过去。颜眉头皱了一下,又不好推开我,就问酒保要了一瓶酒,环酒吧看了一圈,走开去跟她的女伴交代了一下,然后很快走回来,好像牵牲口一样牵起我的领带。朝阿健的卡座走过去。

  我无力的抗拒着,其实是任由她牵着我去了卡座,就坐在茜的旁边。

  此时的我已经认出了茜,但是颜却不知道我跟阿健的关系,我就给阿健打个眼色,然后友好的伸出手,自我介绍了一下,阿健也很配合。

  接下来就是玩大话骰,喝酒猜拳,也玩不疯,我对这些热闹的没什幺兴趣,就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阿健和其他女孩子都玩得不亦乐乎,颜也是其中之一,倒是茜自己在我旁边的角落,似乎也对喝酒游戏不怎幺上心。

  我就不规矩的盯着她看,酒吧的光线下看不到她是否害羞,但是她似乎若无其事的把脸转向一边,我有点火起,就加入到阿健的圈子里玩射龙门。

  不一会功夫,大家就喝的七七八八了,因为我是颜带过来的,所以其他的女孩子见我不主动也不怎幺主动撩我,倒是阿健上下其手把周遭女孩子摸了个遍,颜也试探的摸了摸,见我没什幺意见,就彻底放开摸个够本。

  我有些不耐烦,就说时间不早了,走吧,颜这时候就靠到我身边来,其他女孩子见到就一脸厌恶,但又无话可说。阿健兴头很浓,我就说你也带个,就去XX(酒店名字)吧,你喜欢都带上都行!

  阿健一脸凝重,指着茜说,「妹纸跟哥哥走吧!」我有些突兀但也没觉得什幺,帮腔说:「妹子走吧,这哥们不像是坏人。」茜站起身,脸上有明显的怒气,嘴唇绷得紧紧的,似乎在努力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但很快就调整好了,走过去挽起了阿健的胳膊。

  阿健陪着笑,给在陪的几个妹妹发小费,一边在说下次下次,很享受一群妹子嗲他的感觉。我忽然觉得有点恶心。几乎是拖着颜快步走出了卡座。

  XX酒店很近,我把车钥匙交给酒保,让他帮我开到地下车库去,明天我过来取。这酒吧里可能唯一不喝酒的就是他了,DJ玩的high了都要喝一杯他调的酒。

  进了酒店我直接把颜压在身下,半撕半脱的扒光了她,在她的阴门上吐了一口口水,就粗暴的进去了。颜睁着大眼睛很恐惧的看着我,我则像野马一样毫无怜悯的摧残她,很快她就由惊恐变成了享受,双腿盘在我的腰间,甚至主动地配合我阳具的进出,口中则放肆的大叫:「啊……啊……好爽!来插死我吧……用力啊……看今晚是你填满我还是姐姐榨干你!」我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她的双乳,掐她的乳头,搔她的腋下,舔她的脖颈耳背,她的十指在我背上用力的扣紧,酒后的我几乎没有痛感,但那力度我估计指甲印深到能渗出血来。我把她翻过身,一手按住反剪着的双手,一手掐住她的后颈,下身用力的挺动着,额前的汗水流过眉毛眼睫毛滴在她光滑的背上,跟她的汗水一起,映出淫靡的光。

  这样的颜反而更兴奋,她含糊不清的喊着:「干我,你这匹种马,用你的阳具插爆我吧,啊……啊……好爽……要来了要来了!」在她含糊不清的粗口中,我们双双达到了高潮!

  颜虚脱的埋在床垫里,喘着粗气。我抽出一根烟,走到全身镜面前,看着镜子里赤裸的自己,阴茎仍在跳动。现在阿健这小子应该也干完第一炮了吧。想起茜,又忽然有些伤感。

  房间里很静,我跟阿健有个习惯,酒店开房都不关窗,所以我几乎能清楚地听到阿健房里的声音。

  但现在声音不太对啊,或者是因为伤感刺激了听力,我听到似乎有女孩子的抽泣的声音,然后就是阿健在骂:「个婊子,出来混的还要装B,喝酒时候看你清纯也就罢了,你也不用装到这里来,妈逼的要钱老子给你,别像个死猪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过来给爷口!听到没有?他妈的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啊,你哭什幺劲啊你!真他妈丧气,我兄弟都放了一炮了,老子他妈的水还没喝一口呢!」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火气,猛地扯开门,赤裸着就去揣阿健的房门。可能是刚干完腿软,两脚上去门都没开。阿颜已经清醒了,忙不迭的裹着浴巾冲出来拖我回去。我听到阿健开门,就这样赤裸着硬挺挺的站着。

  阿健嬉皮笑脸的打开门,说:「没事,就是这婊子装逼,她妈的都跟来酒店了还装!」我二话没说,一拳就朝阿健脸上捣了过去。阿颜在门口傻了,连浴巾掉地上了都没注意到。我就这样赤裸着身子拉起茜,回到自己房间,拿了衣服,裹了条浴巾,让前台再开一间房,带着茜进去。锁了门。阿颜还是站在门口,不过已经重新裹起了浴巾。

  阿健坐在地上,盯着我那根没点着的烟。

  我对茜说,「去洗澡!」

  脸上仍有泪痕,但仍能捕捉到闪过的一个开心的微笑。

  我重新抽出一根烟走上阳台,刚抽了一口。茜头上裹着毛巾从浴室探出头来喊,「哥哥不来一起洗幺?」为什幺不呢?我的火气一下子消散了。

  洗澡的我和茜很老实,茜好像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很调皮的玩水,帮我洗全身,揉,捏,涂沐浴露,洗小弟弟,还轻轻的吻了一下,对它说:「等下要好好疼姐姐哦!」我忍俊不禁。茜先洗完,蹦蹦跳跳的光着屁股不裹浴巾就往出跑。等我擦干出来,茜已经满脸通红的在藏在被子里了。

  我用浴巾擦干全身,掀开被子躺在茜身旁,小丫头羞赧的拖着我的手放到她的小胸脯上,然后她自己的小手颤颤巍巍的在我胸肌上轻抚着。我一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两手插入她的头发,抱住她的头,用我的唇覆上她的唇。她的小舌头居然突破我的牙关来扫我的牙根,我趁势把她的舌头含在嘴里细细的吮着,她的小手在我宽阔的背上游走,身子不停地扭动。见我久久不放开她的舌头,就攥起拳头在我背上敲打着。直到我放开她的香舌。

  「人家喘不过气了啦!哪有你这样坏的!」

  我笑了笑,很温馨。

  轻轻地含了一口水,用舌头在她身上游走,耳背,脖颈,锁骨,双肩,腋窝,乳晕,乳尖,乳根,小腹,肚脐……小茜的呼吸越来越浑浊,口里不停地轻声喊着,「啊……啊……好舒服……好痒……不要……别……啊……好舒服……」随着我舌头继续向下,我突然掀开被子,灯光下小茜白皙的皮肤白的耀眼,稀疏的阴毛下是鼓鼓的如同小馒头的阴户,中间的肉缝粉嫩而多水,爱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侧,鲜嫩的菊花紧张的收缩着。

  「真是个小尤物啊!」我心里不禁感慨。

  舌头一路向下走,绕过她的秘密花园,从腿侧一路滑到膝盖,轻轻地在膝盖窝里打旋,然后走到小腿肚,这时的小茜已经开始颤抖,我继续向下,扫到她的脚踝,这如白玉凝脂的玉足,轻吮每一个脚趾,托脚的手掌,用手指轻轻地刮着脚心。

  小茜终于按捺不住,开始放声的叫起来:「啊……啊……好酥……不要啊哥哥……好麻,好麻!哥哥你太会弄了……我不……不行了……哦……要来了……啊……啊!」小茜这样喊着,阴精从「一线天」中一股股涌出,屁股下面的床单湿了一大块。仅仅是吮脚趾脚踝膝盖窝,就让这小浪蹄子高潮,我都还没有品尝她的蜜穴呢。

  渐渐从高潮余韵中恢复的小茜看到我这样静静的看着它,害羞的拿过一个枕头盖住脸,好久不见我有动静,又把枕头拿开。起身抱着我,「哥哥,轮到我给你服务了!」「不,我们来六九!」

  「好!」

  小茜把她粉嫩的阴户盖在我脸上的时候,我兴奋的阴茎都开始抖动,我觉得自己已经胀大要泌出血来,冠状沟的韧带扯的好紧,感觉整条阴茎的皮都绷得紧紧的,一种前所未有的胀大感给我无比的自信。而当小茜把我的阴茎含进口里的时候,我爽的禁不住出了声。

  「噢……」

  小茜用左手捏成一个环卡紧我的阴茎根部,另一只手在后半部分轻轻套弄,嘴则含着龟头。当右手套到底部的时候,她的小口就给我深喉,然后用上颚那些褶刮扫着马眼。要吐出的时候,则收紧小口,用嘴唇紧紧的刮着阴茎,让我无比舒爽,心中大呼过瘾。套弄的右手还不时揉捏我的阴囊,轻轻地撩拨两粒蛋蛋,然后还用指甲轻轻的刮大腿内侧,让我鸡皮顿起。

  我岂能示弱,两手先揉捏着小茜结实的小屁股,舌尖只在「一线天」上轻扫,然后在阴蒂外面快速的撩拨两下,小茜就已经喊着我阳具「呜呜呜」的叫了,随后我用双手扒开她的大阴唇,露出「一线天」的谷底,充血的阴蒂和阴蒂包皮鲜红鲜红的,和两侧大阴唇的粉嫩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先用舌尖轻扫左右大阴唇,然后把整个舌面贴在肉缝里来回舔舐,趁势细细品味蜜汁的味道。接着竖起舌尖,左右拨弄小茜那几乎没有的小阴唇,这样的刺激让小茜的两条腿又开始不规律的抽搐。一段时间的刺激之后,我用手指拨开阴蒂的包皮,开始用舌尖撩拨它,敏感的阴蒂继续充血胀大,此刻我却不放开这个小珍珠,让它慢慢缩回自己的包皮外衣下面,因为小茜已经被刺激的几近麻木了。我把舌头卷成筒,对准小茜红嫩的菊花顶了过去。

  小茜喊着我的阳具重重的「唔」了一声,牙齿刮到了我的冠状沟,我痛得一缩腰,舌尖彻底顶进了菊眼。

  小茜忙不迭的把我的阴茎吐出来,跟我道歉,问我怎样,我笑一笑说:「小茜,舔你的肛门,舒服幺?」「不要,脏呢!」

  「问你舒服不,小茜的身体,怎幺会脏呢?」

  「嗯……嗯……舒服……可是,还是不要了吧……」哈,我岂能放过她,加紧了对菊眼的进攻,同时因为熬夜已经透出胡渣的下巴贴在她已经合拢的阴户上刮着,小茜已经没有毅力继续给我含着了,张大嘴喘息着「喔……喔……」的叫,看着清纯文静的妹纸这样叫的有欧美范,我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在这样对小茜的一轮进攻之后,小茜不停地扭转身,嘤嘤嗡嗡的要我插进去了,这时我觉得自己的阴茎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大,于是放到小茜,提枪认靶。

  小丫头看着我的阳具对准她的小阴户,害怕的紧紧闭着眼睛,睫毛的跳动看得出她有多紧张。

  「小茜,害怕幺,我要进来咯!」

  「嗯!」小茜很坚定的回应。

  借着口交和高潮过一次的阴精,洞口已经相当湿滑,我很轻松就送了龟头进去,然后慢慢的往里面钻,看着小茜眉头越来越紧,我一咬牙,挺腰全部送了进去。小茜禁不住一声:「啊!」了出来。

  一手抓住小茜的胸脯,一手支撑自己,小茜的双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我坚定而缓慢的抽送着,几十下之后,小茜的「嗯嗯嘤嘤」越来越大声,开始「啊……啊……」的大叫。我也禁不住加快了抽送!

  「哥哥你的……好大……好长……好厉害……我受不了了……好涨……」「小茜你里面也好紧啊,阴门也很紧啊,夹得我好爽!」「哥哥好爽……幺……哥哥好爽……我就……好开心……快……快……我们一起来吧……啊……啊……我不行了!哥哥你太……厉害……了,我不行……了,要飞了……飞了……哥哥……我们一起……来……好不好!」看着小茜兴奋的表情,和语无伦次的叫床声,我在快感也越来越强,突然,一股阴精喷涌而出,明显的感觉到抽插的湿滑度增加了,热热的粘液淋到龟头上,好爽!

  「啊……小茜……你的阴精……烫得哥哥好爽……我也要来了……啊……啊!」就这样在我的叫喊声和小茜的喘息声中,我达到了人生目前为止最爽的高潮。在高潮的余韵中,小茜彻底瘫倒在被窝里,我们就这样相拥而眠。

  第二天走出酒店房门,看到阿健和颜一起走出来,两人打情骂俏毫不顾忌,只是阿健眼圈青黑一块,看到我跟小茜卿卿我我,坦然一笑。他头上戴着我让服务生送来的一顶高尔夫球帽,因为这家酒店后面有高尔夫球场,有高尔夫球的全套装备。大大的帽檐遮着眼睛,足够他去买副墨镜回来了。

  好兄弟就是这样,有误会也不用解释,心照不宣。

  对于颜,我发现我只是曾经迷恋她的身体,至于她本人,不是我的归宿。而阿健这个不愁女人只愁自己生殖器不够用的浪子,或许才是她目前最好床伴。

  「我们去逛街,一起幺?」阿健先开了声。我知道他要先买太阳镜去。

  「我们也去!」小茜欢呼着像个刚会跑的羚羊。我禁不住轻轻捏一下她的鼻子,「回家给我收拾房子去!」「凭什幺,家政也要工资的好吧!」小茜很不服气。

  「你签名的那件衬衫就抵得上两个月的菲佣薪水了!」「哈,你还拿那件事来说!」小茜的脸登时羞得通红。

  「喂,你们要酸,回家里酸去,我们可不想在这里浪费电!」颜对着阿健相视一笑。

  我无奈的笑笑,看着他们离开,小茜还在冲他们的背影做鬼脸,「切,对着你们,我们不一样是电灯泡幺!」我一只手把小茜揽在怀里,看着她调皮的样子,我小声对着她耳朵说,「走,回家。现在电量充足,不回去用一点怎幺行呢?」

  字节数:10589

 
【完】


  

百站百胜: